首页
 
山东军星兵器集团办公楼四楼
+86-539-8156078
联谊会QQ群251959878
329259869@qq.com
276000

历史名人

孙膑故里的发现及确定

来源:网络整理点击:时间:2018-06-21 22:43

《节录鄄城年鉴》

第一节

孙膑是战国中期伟大的军事家和思想家,著有《孙膑兵法》,继承和发展了《孙子兵法》的军事思想,同《孙子兵法》一样被称为“兵学圣典”,其影响远远超出我们的国度。在世界军事学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是我国优秀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自隋唐以来,《孙膑兵法》久不见于世,对孙膑有无其人也产生怀疑,甚至认为孙武、孙膑是一人。1972年,山东省临沂银雀山一号汉墓出土的竹简同时发现《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证明了历史上孙武、孙膑各有其人,各有兵法传史,使历史上长期争论的难题真相大白,是对孙膑研究的一个重大突破。

1988年,在菏泽地区社科联组织下,召开了桂陵之战遗址论证会,经过专家们缜密考察、推论,确定了桂陵之战遗址在菏泽牡丹园赵楼一带,这是对孙膑研究的第二重大突破。会议期间,专家对孙膑故里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山东师范大学安作璋教授同菏泽地区社科联主席孙世民研究员切磋商讨,鄄城、郓城一带流传着很多关于孙膑的传说,又是《史记》记载的“膑生阿鄄之间”的地理位置,可为考证孙膑故里在客观上提供地域优势和丰富线索。山东大学王先进教授也曾向菏泽地区鄄城县的领导人写信,认为孙膑故里在鄄城的可能性很大,希望组织调查开展孙膑故里的研究工作。

1990年起,菏泽地区社科联主席孙世民组织人员先后在郓城、鄄城一带深入村庄调查,一是询访传说中的遗物,二是查看庙碑内容,三是翻阅孙氏族谱记载,孙世民先到郓城县水堡乡了解“牛舔碑”。碑已不复存在。水堡乡老农说“孙膑不是这里人,他家在鄄城,那里传说更多”。之后,又到鄄城孙花园寻找亿城寺碑记,仍无所得,寻找族谱难度更大,农村族谱一般不让外人看,特别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老农,更是视家谱如珍宝,且心有余悸。几经奔波,长时间收获不大。1991年,菏泽地区社科联将研究孙膑故里列为一个课题。同时,鄄城县委、县政府领导也非常重视这项工作,组织专门班子配合调查。县委宣传部、县政协文史委、县史志办、县文化局、县档案局组织人员到鄄城东部一带遍访以“孙”字命名的村庄,鄄城东部几十个以孙家命名的村庄都说孙姓人是从孙老家迁出。6月初,他们再次到孙老家村。此村位于鄄城东20公里,2300多人,95%以上村民为孙姓,村内尚保存有明初建筑的家祠,祠堂中一副撰于清康熙年间的对联:“灉右立宗两千年家声未坠,古鄄分支六十世祠庙犹存。”祠堂中安放着孙氏先辈族长的灵牌,灵牌正中安放着“周齐国军师晋封左丞始祖孙公讳膑号伯灵暨苏夫人之神位”,每逢年节,附近村庄孙氏族人都来此祭祖。经耐心做工作,孙氏族人孙志一献出精心保存多年光绪年间的《孙氏族谱》。谱序中明确记载着孙膑的出生地及其生平事迹。

《孙氏族谱》被发现后,地、县领导非常重视,菏泽地委于1991年7月9日至12日在菏泽召开了“全国孙氏族谱及孙膑故里论证会”。山师大教授安作璋、山大教授田昌五、王先进、郑州大学教授高敏、朱绍侯等66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菏泽地委副书记丁宗山、人大工委主任于法杰,宣传部长潘兴玺到会做了重要讲话。这次会议之后,又在孙老家村发现明万历年间的《孙膑传影》和清顺治年间的《孙氏族谱》,在孙花园村发现了明嘉靖三十七年的重修亿城寺残碑和清光绪年间的孙膑画像。1992年1月,菏泽地委再次召开了孙膑故里规划建设论证会,史学、文物、建筑、地方志、旅游文化学创作等方面的近70名专家参加了会议,通过对发现资料的鉴定分析考证,一致认为孙膑故里在鄄城县孙老家一带。其根据是:

1孙老家的地理位置就在阿鄄之间

在史书古籍中记载孙膑里籍的有《史记》和《汉书》,这两部权威性的巨著成书时间距孙膑生活的战国中期最近,因而可信程度最大。《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云:“孙子武者,齐人也,……孙武既死,后百余岁有孙膑。膑生于阿鄄之间。膑亦孙武之后世子孙也。”《汉书·艺文志》云:“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齐孙子八十九篇”。唐彦师古注:吴孙子“孙武也,臣於阖闾。”齐孙子“孙膑”,上述引文明确地告诉我们:孙膑是齐人及其出生地在何处,为我们研究孙膑里籍指明了方位。但是,研究孙膑里籍有三点需要搞清:一、孙膑是齐国何时人?“阿、鄄”在当时是否属于齐国?三、孙老家一带是否在阿、鄄之间。

孙膑是齐国何时人。

关闭